腐二摩斯

啊啊啊啊啊啊啊查喵也太可爱了吧!

柱子哥:

庆祝结婚本完售了!开个新坑!

其实并不是新坑是以前一个老坑坑了重画了

简介就是不请自来一只猫,蹭吃蹭住还会变成美少年!

沙雕的厉害,非常ooc,大概就是龙鸟那种智障水平,大家谨慎跳坑,大约可能有100p左右的长度……

就这样,第一话序章超豪华放松!接下来咸鱼如我肯定没有一次这么长的更新了!哈哈哈哈哈哈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续:1-2  3-5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你脑子不太清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TTangSun:

大概是梁静茹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TTangSun:

白起爱豆的综艺感爆棚啊!

全职高考(二)

超棒的!给你也看看吧

七英俊:

“猴什么猴,你怎么也在这?”全明星赛一向是在役选手参加的,黄少天可不信联盟连叶修退役这么大的事都能忘掉。


 


“这话说的,哥什么身份,邀我还需要理由吗。”叶修说。这话虽然一如既往地气人,却也是大实话。首届世界邀请赛算是联盟的一桩大事,而“第一任国家领队”这个噱头,在变着花样玩噱头的全明星赛上自然是增光添彩。


 


“呸呸呸呸呸。”黄少天有心怼他,无奈此时有求于人,只好憋住余下的三千字,“罗辑在你那?不是关于荣耀的事情,总之我们想讨教一点,咳,专业性很强的问题。”


 


叶修一听大乐:“来呗,我倒想听听你们对小罗的专业领域有何高见。”他报了房间号。


 


喻文州尽职尽责地带着卢瀚文上楼,黄少天闲着没事,也跟去凑热闹。


 


酒店的房间是按战队分配的,比如这一层安排给了蓝雨,楼下是百花,楼上则是兴欣,还有叶修这个前兴欣队长也被分到了一起。这幸亏是主办方包了场,否则以荣耀的全民普及度,住店的路人在里面转一圈,可能会犯心脏病。


 


叶修的房门只是虚掩,喻文州象征性地敲了两下就推开了。黄少天探了个脑袋讶然道:“搞野炊呢这是?”


 


房内的景象确实很像野炊现场。桌上堆着各种外卖零食和饮料,大半个兴欣战队的人都聚在了这里,瞧过去也没在干什么正事,聊天的聊天,打牌的打牌。亏得这酒店房间足够豪华,装了这么多人也不显挤。


 


“哟,来啦。”叶修屈着一腿坐在床上洗牌,那手速活像要从牌里变出朵花来,床边还坐着唐柔陈果两位美女。他们这牌局三缺一,黄少天扫了一眼房间:“方锐呢方锐呢,他手机怎么是你接?”


 


“打牌输了去帮我买烟了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这当口方锐已经回来了,进门时越过蓝雨三人组,也说了一句:“哟,来啦。”说着脱鞋上炕把烟丢给叶修,这才想起来问,“他们来干嘛?”


 


“来听罗辑讲黎曼猜想。”叶修说。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啊?”罗辑抬起头一脸茫然。


 
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包子拉着小弟不耻下问,“黎曼猜出了啥,猜出我们的战术了?”


 


“老叶你这文化水平还知道黎曼猜想?”黄少天啧啧称奇。


 


“听你这语气,好像你也知道?”


 


黄少天扬了扬手机:“我两秒前百度的。”


 


“哦,我在你们上楼的时候百度的。”叶修平静道。


 


“我的研究方向不是那个……不过如果只是讲讲的话……”罗辑很紧张地搓着手走了过来。


 


“讲吧小罗,我要把他们听课的表情录下来。”


 


只有喻文州在认真解释:“跟数学没关系,是小卢想来问问作文。”说着拍了拍卢瀚文,示意他把那拗口的作文题目又念了一遍。


 


于是所有人都听得一脸茫然。罗辑尴尬道:“这就更是我的短板了。”叶修一见势头不对,选择护短:“这么个小题目,你们战术大师还搞不定?”


 


喻文州当机立断按下身边深吸了一口气的黄少天,也不抓住那显而易见的槽点跟他斗嘴皮子,温和道:“术业有专攻,我确实分析不出这出题人的意图。高材生的短板也比普通人长些,罗辑你就随便提点建议吧。”


 


罗辑被他两句话扣了顶高帽,顿时倍感压力,低着头严肃地思考了片刻才说:“我的建议嘛,首先考虑一下概念置换。有字之书是一般书籍,无字之书是生活中的哲学,而心灵之书则是对自己的了解。围绕这三个概念各举几个例子就行了。”


 


卢瀚文小朋友拿笔刷刷记了下来,听到最后一句面露绝望:“那我今晚要翻多少本书?”


 


“呃……”罗辑擦擦汗,“那我们换个思路?有字之书是人们讲的道理,无字之书是他们用行动教给你的,心灵之书则是你用心感悟到的?”


 


“这个好,这个举例方便。”另一位大学生安文逸深思熟虑地评价。


 


卢瀚文也连连点头:“对啊,第一个例子就举黄少吧,你话这么多肯定传达过不少深刻思想。”他陷入了短暂的沉思,“比如……比如……嗯?”


 


“岂有此理啊!”黄少天怒了,“我教过你的还少吗还少吗,你从进队开始什么不是我教的?食堂哪里拿餐盘是不是我告诉你的?训练日程表是不是我给你解说的?哇更不要提那么多战术啊技术啊,我去,我这么苦心孤诣的谆谆教诲,你个小没良心的居然一条都想不起来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”


 


“可我也不能拿荣耀战术举例啊……”卢瀚文委屈。


 


叶修笑道:“小卢我建议你采访一下你们队长,只有他能从黄少天的话里过滤出中心思想。”


 


“说得有道理,队长接受一下采访吧!”卢瀚文提起了干劲。


 


“先别急,”喻文州说,“索性把另外两个例子也想好。无字之书嘛……”


 


“扑哧。”角落里有人笑了。


 


苏沐橙原本戴着耳机在看剧,见他们这边热闹,就也旁听了几句,此刻忍不住笑着插言道:“刚好轮回也在酒店,不如把小周叫上来?”


 


众人一阵爆笑。


 


“行啊,手机借我。”叶修拿方锐的手机拨了个电话,“小周啊,在干嘛呢?”


 


“……”那头半晌没声,然后才听周泽楷弱弱道,“撸串……”


 



【EC】【Cal/Wes】前前前世(四)

叁弎:

传送门:第一章     第二章     第三章


如果你感觉ec进度太快了……那一定是因为他们在animus之外还有很多腻歪的日常Callum看不到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**


松脂在雕花的灯台里静静燃烧着,溢出一点草木的芬芳。Charles用棉纱将浸泡着草药的精油滤出,然后加入成块的蜂蜡,翻搅着直到它们缓缓融化。他小心翼翼地端起坩埚,却横竖也找不到用来盛放的器皿,眼看表面已结上一层乳色的薄片,心急之余,不由得发声求援,“Erik,你看到我的药盒了吗?”


坐在窗边的磁控者打了个响指,一个精巧的圆盒从堆满了杂物的柜中落下,轻巧地蹦到了桌面上。Charles手忙脚乱地按住了它,淡黄色的药脂沿着杯壁倾淌成了一个平面,他用指尖弹了弹外壳,确保那些微小的气泡全都浮上表面并瞬息破碎,才松了口气,直起腰来。


然后,就对上了近在咫尺的那个人。


“Erik!”他吓了一跳,“你靠那么近干什么?”


“看你。”Erik随口回答。他挠有兴趣地注视着桌上的那个药盒,没注意到Charles脸颊上一闪而逝的飞红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嗯?”Charles还在愣神,“什么为什么?”


“今晚你好像特别忙碌。”Erik指了指桌上琳琅满目的器皿和药材,“又在帮他们做什么有趣的东西?”


他还保持着原本的距离没有拉开。


理智上,Charles知道自己应当慎重,Erik状似不经意的提问可能是种试探,他也许只是想从自己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罢了。但自上次意外的情绪失控之后,Erik对他的态度显而易见地亲昵了起来。而Erik脑海里的那些东西,那些沉重的哀鸣与哭泣,至今仍在他的肋下隐隐作疼。作为一个telepath,他比谁都更明白,这样一个人的主动靠近,是多么难能可贵。


所以情感上,他实在太难把Erik推开了。


“怎么?”Erik的手掌覆上他的额头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
“不,没什么。”Charles摇头,“只是做点伤药而已。”


“伤药?”Erik神色一凛,下意识地去掀他外袍,“你受伤了?在哪里?”


“不……不是!”Charles匆忙地挡开他的手,他抓着自己的衣襟,声音不自觉地压低,“不是给我自己用的,Erik,是给你的。”


Erik一下子就明白了。他收回手掌,任凭它垂在身侧。


“你知道了?”


“嗯。”Charles告诉他,“我看到你在打磨你的袖箭,所以我猜……是时候了。”


“抱歉。”Erik的声音也变得很轻,“我本该早点告诉你的。”


“没什么可抱歉的。”Charles给了他一个微笑,“什么时候走?”


“明天。”


“嗯,挺好的。”Charles心不在焉地回答,“你本就不属于这里,伤好了,自然就该离开。再拖下去,恐怕我也藏不住。”


他说得那么淡定自若,差一点自己都信了。可Erik就这么在烛光里盯着他看,盯到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,将视线移到了那盏即将燃尽的油灯上。有几缕额发落下来,遮住了眼睛。Charles伸出一只手将它们拨到耳后。Erik依旧站在那里,一言不发地看着。莫名的,Charles有点心烦意乱。


我没有做错什么,也没说错什么,他颇为恼怒地想,是我救了他,可他非但没有道谢,反而还露出这样的神情。凭什么?凭什么我居然还有那么一丝歉疚。


逐渐微小的火苗摇晃了一下,Charles试图推开挡在他身前的Erik,“让一下,我去取些灯油……”


Erik没有让开,他非但没让,反而向前逼近了一步。Charles不得不往后仰,他的后腰撞上了放着药柜的桐木桌几,本就摆得散乱的一干物什在碰撞间发出细碎的杂音,他本能地想要回头检视,但是——老天啊,Erik靠得如此之近,完全超出了应当遵循的合礼距离。他双手按着Charles身侧的桌面,几乎是把他禁锢在了胸膛和药柜之间。


Charles知道他的脸颊又开始发烫了,然而Erik的神色却冷得像冰。


“这就是你的回应?”他沉着声问,“ 就这样?”


Charles咬着下唇,不回答。Erik的视线划过他苍白的脸颊,落到他形状优美的颈上,Charles很紧张,Erik能感觉出来,也能看到他皮肤上细小的绒毛正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颤抖。Erik无法克制住自己抚上它的冲动——他的确这么做了,将手指放上那光滑的肌肤,感受着掌下脉搏温热的跳动。


Charles仰着头,一字一句地问他。


“你要杀我吗?”


“什么?不!”Erik猛地把手收了回来,“该死的……当然不!”


“噢。”反正也没有退路,Charles吸了吸鼻子,索性靠在了桌上,“我以为你要杀我灭口,抹去行踪呢。”


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Erik心头燃烧的怒意更盛了,“你怎么敢这么想?Charles,我以为你应该明白的……我以为至少你会信任我。”


“明明是你不信任我!”Charles忿忿地推了下Erik,没推开,所以他更生气了,“你突兀地闯进我的房间,现在又想要突兀地离开!我以为你至少会告诉我一声,‘Charles我要走了,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’。可结果呢?如果我没有发现你在偷偷整备,你是不是就打算一声不吭地消失?”


Erik的手指僵住了,Charles把这当做了一句默认。


“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。”他疲惫地揉了下额角,“没想到你还是不肯跟我说真话。你在怕什么,Erik?怕我反悔、怕我背叛你、怕我跟他们告密?”


“我不是怕这个!”Erik低吼着,一拳砸在了桌面上。房间里的金属仿佛都发出了痛苦的呻吟,烛火疯狂地闪烁,Charles真害怕那个雕着玫瑰的灯台会直接被Erik拧成碎片。


自那次意识的链接之后,Erik一直在他的帮助下试着掌控能力。某种意义上说,他们进展神速。Erik所能操纵的东西越来越多,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在不断地扩大。Charles不知道他的选择是对是错,因为是他让Erik的能力愈发致命了——尤其,是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。


金属制品的颤动得更加厉害了,并且有蔓延出去的趋势。再这样下去势必要惊动其他房间里的人。Charles犹豫了一下,还是忍不住捧起Erik的头颅,低声安抚。


“Erik?我刚才生气了才那样说的。Erik,冷静下来,拜托。”


他小心地用能力梳理着着那躁动的情绪,Erik没有关上那扇容他进入的门,那很好。如今他又在Erik的脑海里了,那依旧是个幽深的沼泽。然而较之那一晚,那些在他周围涌动的情绪却不太一样,少了一些仇恨与愤怒,多了一点儿……一点儿悲伤。


悲伤,和酸涩。


Erik为什么会感到悲伤?Charles还没有探究出来原因,手腕却已被Erik握住。他吃惊地睁开双眼,隔着充盈的泪水看到了Erik的面容。


“Charles,”Erik哑着声告诉他,“我怕的不是那个,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”


Erik的手臂环上来,轻柔地拢住了他。他的手指再一次搭上Charles的颈侧,然后游移着捧住了他的后脑。


“我想带你走。”Charles听见Erik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叹息,“Charles,我想带你一起走。”


在相处的这段时日里,Erik多次或明或暗地提出过带他走。然而Charles的决定却没有变过,他要留在这儿,甚至跟着Kurt回圣城复命。这并非是因为他对圣殿骑士团有什么愚钝的忠诚,而是因为他还没得到他想要的东西。


真相,隐藏在圣殿骑士和兄弟会百年争斗背后的真相。


不论是圣殿骑士团从小给他灌输的,还是Erik在养伤期间跟他讲述的,都不过是他人口里的消息。Charles迫切地想要探索出真相,也许,只有看清了真相,他才有选择命运的能力。


所以,我知道你会拒绝我。


Erik的思维如是说。


那才是我真正害怕的东西,它的名字叫做别离。


Charles发出了一声小小的鼻音,那大约是他此刻唯一能发声的器官。他的喉咙梗着,眼眶也酸得发胀。他几乎要开始痛恨自己共情的能力了,若不是如此感伤,他也许能想出来一些俏皮话来让彼此好受些。而现在,他只能攥紧了Erik的衣襟,伏在他怀里无声地抽泣。而Erik始终沉默着,用手指抚摸着他的头发,偶尔指尖落在他的颈间,轻柔地像一个吻。








***


最后,反倒是Erik安慰起了他。


“没关系,我们会再见面的,对吧?”他揉着Charles的头发哄他,“我可以去耶路撒冷找你,可以再从窗台上翻进来,第二次就会比较熟练了,不会再蹭你一脸血。”


Charles很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。


“我给你做了很多伤药。”他胡乱地抓起桌上的药盒,塞给Erik,“你及时包扎就不会再有血了。”


“嗯嗯。”Erik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颊,“不会了。”


他把那些叮当作响的小盒子仔细地收好,Charles看着他变戏法一样地让它们消失在身上隐秘的口袋里,不由得止住了抽泣。


“你的衣服到底有多少暗袋?”


“你猜?”Erik摊开手掌示意他靠近,“或者你摸摸看。”


Charles摆了摆手,他的声音里还依稀带着哭腔呢,就又变回那个充满求知欲的学士了,“你还藏了什么,钱币?钥匙?匕首?睡觉的时候不会硌到自己吗?”


“Charles,”Erik不禁莞尔,“你有被我硌到过吗?”


Charles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。


“别闹了,”Erik笑起来,“我睡觉的时候又不穿外衣。”


“可是你的骨头很硬。”Charles嫌弃地拍拍他的肩胛,“还有肌肉,太硬了,硌人。”


“所以还是你好。”Erik捏了捏他的脸颊,“肉嘟嘟的,抱着很舒服。”


Charles佯作恼怒地拍开他的手掌,他仰起头,正想和平日一般,继续跟Erik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以冲淡此时笼罩在两人心头的乌云。却不料那饱受折磨的油灯晃了晃,终于耗干了最后一滴松脂,灯芯“呲啦”一声倒在干涸的盏台里,灭了。


室内一下子就落入了黑暗的怀抱,初夏的夜里,万籁俱静。而窗户始终开着,被忽视已久的星芒与月光一同洒进来,为两人的脸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。


Charles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,Erik看向他的眼神太过深邃,令他想起特拉维夫的海水,在碧波荡漾的盛夏,它便是如此这般沉静地汹涌着。


他本该忐忑,但却意外地从容。


“Charles,你还在我的脑海里吗?”


Erik如他所料地覆了过来,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。这次Charles没有躲开,也没有侧过头去转移视线,只是很轻很轻地“嗯”了声。


“那就好。”Erik托起了他的脸。他的眼睛在晴日里是澄澈的淡绿,而现在却在月光下泛着奇异的光芒。那是在绿与蓝的边缘徘徊的一个点,正如他们的关系,游走在暧昧的边缘。


“Charles,还有一件事需要说明,”他听见Erik的声音,同时在耳边和脑中回荡,“对我而言,你不止是朋友而已。”


有夜莺在窗边的枝桠上鸣唱。


他缓缓地阖上眼睛。


那条模糊的边界被打破了。








***


“把他给我拉出来。”


Wesley站在控制台边,冷冷地下令。自进入这个房间以来,他目光凝聚的焦点没变过,一直都是animus中的那个人。而现在,Callum搂着空气一脸忘情的样子让他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。


愚蠢!


他在心底默默地画叉。


恶心!


“可是……强制断开不太好吧?”控制台上的助手还在犹豫。


“没事,不会死的。”Wesley咬牙切齿地说,“大不了让他在池子里泡到融化。”


助手被他阴沉的脸色吓到,埋头操作起了机器。


“我注意到你接手这个项目之后,Callum的状态稳定了很多。”


一个成熟的声音自身后响起,Wesley立刻收敛了脸上的表情,转过身来行了个礼。


“长老。”


“不必紧张,我只是路过。”Sloan穿着一袭黑色的礼服,宛如帝王般环视着他的实验室,然后冲Wesley微微颔首,“是什么让你如此动怒呢,Wesley?”


“抱歉,是我失态。”Wesley深吸了口气,重又恢复冷静,“但是已经进行了几次实验,却始终没找到关键性的信息,我有点……”


“急躁可不是件好事。”Sloan冲他露出一个微笑,属于上位者的、高深莫测的微笑,“别心急,我会给你一点时间。况且……除了Callum之外,不是还有一个备用人选吗?”


Wesley沉默了。


“我想我们都注意到了你与那位Charles的相似,只能说基因真是个神奇的东西。”Sloan拍拍他的肩膀,“不用那么紧张,Wesley,事情还没到那一步。我说过,我会给你一点时间。”


他就这么带着满身的傲慢,从容不迫地离开了,仿佛真的只是偶然路过,巡视一下领地而已。但Wesley抬起头的时候,背上却已淌满了滑腻的冷汗。


既然Sloan亲自出现“敲打”了他,那就说明长老们根本不像他说的那样从容不迫。他们一定是等急了,又或者说——Wesley将视线转回animus——又或者说Callum,不,Erik,对他们来说是尤为重要的存在。


愚蠢又恶心的笨蛋正拔掉接线向他跑来,这家伙在链接时不爱穿上衣,美名其曰是为了动作的流畅。Wesley忍不住又在心底翻了个白眼。


呸,不就是仗着自己身材好么!几块肌肉而已,他Wesley也有!


“嗨!”Callum用力地拍拍他的肩膀,正拍在Sloan碰过的地方。那处的肌肉几不可查地痉挛了一下,Wesley这才察觉他始终把自己绷得紧紧的。他抬头看了眼Callum,后者正无知无觉地笑着,笑得周遭环绕的阴冷都舒缓了许多。他叹了口气,抬手抹去额角藏不住的几颗汗水,而Callum却还在一旁不住地聒噪。


活蹦乱跳的,看来强制断开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
“为什么把我拉出来?”Callum的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,“你看到什么了?害羞了?”


“FUCK You,Callum.”


Wesley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竖中指,只得把臂弯里的西装甩他脸上,遮住那张惹人心烦的帅气脸庞。他转身便走,Callum茫然地从头上扯下那件西装,迈开步子紧跟在了他身后。


“这么快就回去了,不去训练场打一架么?”


“没心情。”


“噢,那看来真的是害羞了。”


“Fuck You.”


“你看你,又掉眼泪,又要害羞,还要骂人,这性格怎么那么糟糕。”


“Fuck You,Callum,fuck you hard.”


……


就这么一路吵吵闹闹地到了房门口,在拉开房门时Wesley才意外地发现,他堵在胸口的那团气竟不知何时已消散在了沿途的风里。








TBC.



         X战警3有一段在树林里的打斗。狼叔身上被戳了两个洞洞,但是打完从树林出来的时候没有了。穿帮视频的介绍说“难道金刚狼的背心也会自动恢复”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刚狼3也有一段在树林里的打斗。进去前衣服是好的,出来的时候衣服没有恢复,金刚狼也没有。

【飞波AU】男孩二十

好看好看好看,强推。就算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(虽然并没有),也要记得你眼睛

窝地窝地:

*改了设定重写的,几乎算是新篇,所以以前的那几章我删了,这篇沿用这个名字。


*两人的背景设定做了一定程度的对换,并且很多私设。


*粗口比较多。


*这尼玛怎么老福特敏感词那么多啊?筛得头发都要白了!


*筛不动……全走外链了,希望大家看完了能回来给我点反应……【哭哭


*祝大家新年大吉,祝即将过生日的 @俯首吃毒的玫瑰娜  @快给我取个英俊的名字 生日快乐。








【要我的小心心吗❤?不要不许走!】